20年前,铱星的第一个电话……

2019-12-11 09:30:00
木子
转贴
23
摘要: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但人类总是健忘。因此,我们不得不用20年前的这段历史,来提醒业内,每逢大事,是否应三思而后行。

一小批 人的小规模失败

如果我们打开1998年的航天大事记,会看到 一个里程碑性质的事件,人类历 史上第一个商业低轨道移动通信系统——铱星系统——投入运 营并且打通了第一个电话。

也就是在这一年里,三个第 一代低轨道全球通信卫星系统——铱星( Iridium)、全球星(Globalstar)和轨道通信卫星(Orbcomm)——一起展 开了高密度的发射:铱星发射了40颗,全球星发射了20颗,轨道通信卫星发射了18颗。实际上,铱星是从1997年开始发射的,1998年星座部署基本完成。全球星 则是在第二年完成了部署。轨道通 信卫星的第一代星座同样是在1997年开始发射,1998年进入发射高峰,到1999年建设完成。

一时间,星座改 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前景激动人心。特别是 铱星的运营者声称,要服务于那些“付钱不看账单”的土豪,这样的“钱”景,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但后来 的事情却让老航天们记忆犹新:这三个 星座先后申请破产保护。先是铱星在1999年8月;随后,是轨道通信星座,时间是2000年9月;2002年2月,全球星也未能幸免。三个星 座在商业上的失败,也导致 了第一批低轨道互联网接入星座偃旗息鼓,无论“天桥”还是Teledesic都被放弃了。

在那场商业热潮过去20年之后,这三个 卫星系统经过重组,总算活了下来,并且纷 纷开始发射第二代星座。不过,三家运 营商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些豪言壮语,而是踏 踏实实地经营着自己力所能及的市场。

下一代铱星通信卫星

那么,今天的 商业航天的人们,又怎么看待这20年前的教训?

三个星 座的失败给卫星通信产业界带来了很大震动,但其他 业务的发展很快让人们淡忘了这件事。在这20年里,卫星通 信行业总体上保持着积极向上的态势。卫星电 视直播产业覆盖了所有的发达国家和相当多发展中国家。直播卫 星数量和频道数量大幅度增长,成为全 球航天产业中的主要部分,也促使 航天产业成为一个年营收超过千亿美元的、不可忽视的经济部门。卫星互 联网接入逐渐成熟;高通量卫星异军突起,容量上以一当十、价格上直逼光纤,让卫星 通信直接进入了消费市场。人们对 带宽的需求不断攀升,促使Ka频段迅速商业化,并且成 为高通量卫星服务的主力。动中通 卫星终端从概念走向了成熟产品,大幅度 拉低运动中卫星通信的服务价格,惠及了 穿行在世界各地的航船与飞机。

         2007-2016年全球 卫星产业收入状况。产值从2007年的1220亿美元到2016年的2610亿美元,10年间增长约2 倍。  

          数据来源:美国卫星工业协会(SIA)发布的《2017年卫星产业状况报告》

这些成绩的取得,让20年前那一幕看上去不过是一小批 人的小规模失败而已。

事情真 的有这样简单吗?

当三大 星座的教训过去20年后,人类又 一次迎来了小卫星星座的大爆发。这次的 星座规模远胜当年,仅仅一网(OneWeb)星座就要发射将近900颗,波音星 座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星座 规模要大一个数量级。与此同时,中国企 业同样不甘落后,两大航 天集团和部分民企纷纷提出了百余颗乃至数百颗卫星星座的概念。数十颗 卫星组成的星座,已经算是保守计划了。根据加 拿大北方天空研究公司(NSR)的调查, 世界上 已经提出的互联网接入星座方案超过20个。如果所 有这些星座都按照计划进入部署阶段,那么至少要发射8600颗卫星。如果按 照这些方案的上限来部署,则一共要发射24000颗卫星! 相较之下,无论从 投资规模还是星座数量上,1998年的那 场热潮实在是毛毛雨。

这一轮 新的小卫星热潮不但涌现出大量通信星座,遥感星座也成为新宠。这主要 得益于立方星概念的成功以及遥感相机小型化。记得在世纪之交,美国军 方打算研制部署一个覆盖全球的高分辨率侦察星座“未来成像结构(FIA)”,却因为 技术难度太大而告终。如今,商业企 业已经可以用更少的钱来建设一个性能相当甚至更好的星座了。因此,我们看到了“鸽群”星座的发射,也看到了“吉林一号”、“高景一号”的兴起。还是根 据北方天空公司的统计,商业航 天获得的很大一部分风险投资,都给了遥感星座。


所有这些星座,未来发 展之路能避免重蹈覆辙吗?


人们或 许有理由持乐观态度:互联网接入、物联网、在线消费和娱乐……可以为 互联网接入星座提供丰富的客户基础。实际上,作为一 网星座的商业先导,O3b星座已 经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一网星 座本身已经得到了商业界的广泛支持,成本和 进度控制也做得不错。发起人格里格·维勒(Greg Wyler)充分吸 取了铱星的教训,制定了直接面向手机、平板等 个人终端用户的服务模式,预期价格也是合理的。另外,无论铱星、全球星还是轨道通信,也进入了盈利通道,前景看上去不错。

那么,其他人 是否也能做到这样思路清晰和脚踏实地,决定了 他们的业务能不能成功。我们曾 经撰文痛陈小卫星产业的大跃进,也曾详 细探讨小卫星星座如何才能取得成功。然而不顾市场现实、不考虑用户基础,贸然吸 引政府投资推进星座建设、大搞“XX一号”的行为,依然屡见不鲜。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但人类总是健忘。因此,我们不得不用20年前的这段历史,来提醒业内,每逢大事,是否应三思而后行。        

我们的 阐述从铱星开始,所以这 里还是要回到铱星。在这20年里,铱星走 过了一条在艰难中挣扎、并不容 易的起死回生路。

铱星在1999年申请破产保护之后,实施了债务重组,组建了 新的铱卫星公司。这家公 司放弃了追求土豪客户的商业模式,把营销 对象转向了比较靠谱的美国政府。而美军 部署在海湾地区的大量部队面临着通信上的困难。因此美 国国防部与铱卫星公司签订了一个两万用户、7200万美元的“包年”合同。这个合 同让铱卫星公司得到了维持生存和运行的费用。


铱卫星公司广告,以伊拉 克前线士兵为主角

很快,“911事件”引发了 美国的全球反恐战争,在伊拉 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扩大了,铱卫星 公司的合同得到了进一步巩固。不但如此,不少美 军官兵个人购买了铱星电话,用于和家人的联系——美军的军饷相当可观,只要部署到国外,每月就 可以多拿数千美元,进入战区、执行作战任务,分别有更多津贴。而严酷 的战争随时都会夺去官兵的生命,说不定 哪一个电话就是最后一次听到家人的声音,谁还在乎电话费呢?铱星公司在1998年梦寐以求的“土豪”客户,就这样出现了。

铱卫星 公司没有忘记濒临绝境的教训,没有因 为局面的一时缓解而放松下来。他们继 续开发不同的应用终端和商业模式,在海事、航空、军事、野外市 场和机器对机器(M2M)通信领域不断求索。使用费 也不再那么令人望而却步,大约降低到了每分钟0.75-1.5美元,比1998年时的每分钟6-30美元看着顺眼多了。到目前为止,铱卫星 公司在全球拥有大约85万用户。

在这段时间里,铱卫星 公司甚至没有钱发射新的卫星来替换已经陈旧或者发生事故的卫星。因为旧 的生产线早已关闭,零星订 购替补卫星要付出天价,于是,铱卫星 公司只能靠着在轨的卫星艰难维持。好在这 些卫星相当给力,系统运 行一直没有中断。

那么,新的商 业航天创业者们也打算上演这样一出戏吗?现实中,不是每 个商家都可以遇到美国国防部和长期的战争来救企业的命。要知道,美军的 合同金额目前依然占到铱卫星公司年营收的23%左右。

                 忠言逆耳,几点提醒

商业卫 星本质上是一种信息服务基础设施,而不是振臂一呼、从者云集的时尚风潮。 在筹建 和发射星座之前,首先要解决“客户在哪里”的问题。所以我们借这个延续20年的故事,给业界 提出几点良心提醒。

第一,对宽带接入星座来说,市场当然是存在的,但是不 挑食的消费者是微乎其微的。无论什么星座,都要有 明确的消费群体,要以合理的价格、有用的模式,向他们 提供满意的服务。

第二,轨道通信星座这20年来的历程证明,物联网 星座的市场也是存在的。但传统 意义上的短报文通信市场不会太大,而且其 他类型的通信卫星也能提供类似服务。因此,只有深 耕具体的应用行业,针对用 户痛点提出解决方案,在此基 础上实施星座设计和服务模式设计,才能找到生存空间。仅仅拿着“物联网星座”的概念去见投资人,是鲁莽的。

第三,不要以 为自己将互联网思维带进航天产业,就产生 自我感觉良好的幻觉;其实更多的时候,明明心中打鼓,感觉到压力重重。即使是 成功的互联网企业,也不能 说就有资格去傲视航天这样的传统产业,前期可以问问自己:需要多长时间、多大投入,才能最 终获得并掌握有竞争力的技术优势,或是否 真的已经探讨和研究出了领先的商业模式。否则,如果仅 仅按照传统的模式把星座打上天去,那就并 没有高出传统产业一等,反而只是在浪费钱。

还有一个重要的提醒,送给卫星制造单位、尤其是 兴致勃勃的商业航天创业者们:摩托罗 拉用两年时间建造了几十颗铱星,20年后,第一批 发射的铱星还有一半以上保持着堪用的状态,比设计 寿命延长了一倍有余。高质量的、顽强的卫星,是铱星 系统能绝境重生的基础,也是航 天史上卫星大批量制造的第一次成功尝试。商业航天的创业者们,也能用 这样的质量意识来打造自己的卫星星座和业务吗?20年前摩 托罗拉做到的事情,我们今 天能做到什么程度?做到多少?

当然,我们已经看到,有人确实从20年前的 那场教训里学到了真谛。格里格·维勒首 先在组建一网星座时化敌为友,把最大 的竞争对手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变成了 合作者乃至合伙人;另外,他把客户——地面网络运营商——拉进来作为合伙人,卫星还 没发射就解决了订单的问题;最后,他开发了新的客户,让可口 可乐成为自己的分销商。在他之前,有哪个 卫星运营商想过冷饮店也可以卖卫星服务?

期待好企业,期待有 综合能力和水准并以永续经营为目标的企业,能够真 正从卫星通信不算长但是也不算短的历史中汲取足够的经验教训,脚踏实地规划和实施,在可预 期的漫长创业中,探索出适合市场、适合需求的商业模式。而只有 当商业航天有了这样扎扎实实的企业文化,才可以 说是商业航天真正的开始。

(来源:卫星与网络)

友情链接:    36棋牌-正版下载   九万棋牌-首页   娱网棋牌-首页   JJ棋牌app下载-首页   金手指棋牌_官网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