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现在搞 传统金融意思不大,产业链金融、供应链金融方兴未衰

2019-11-25 13:55:00
刘智远
转贴
42

快到年底了,大家都 在判断今年增长多少,明年会增长多少,都有一个形势的预估。 我自己 判断今年尽管世界经济比较低迷,美国经济也下行了,欧洲的经济也下行了,中国的 外部经济走势趋低,自然也 会影响我们中国自身的经济。

1到9月份是6.2,我自己 估计今年全年会在6%以上,这是一个判断,之所以 有这么一个判断就是我们国家宏观调控能力还是很强的,这个调 控能力是双向的,一个是在需求侧,我们国 家逆周期的调控,也就是说热了就降温,低了就升温,这样的 一种逆周期调控,针对需 求侧的各种问题进行针对性的调控。

另外在 供给侧进行结构性的改革,产生一个推动力,所以在 国家有效的供给侧和需求侧的调控、改革的推动下,预计今年能够在6%以上。 明年(2020年)预计6%左右,这是一个总的判断,这个判 断符合中央今年年初提出的“6个稳”发展的方针。

大家现 在一般从投资拉动的角度看,觉得比以前要低迷,但是大家应该理解,整个中 国一年的固定投资已经是要50多万亿,是非常 庞大的一个数字,哪怕这 个数字增长力不像以前17%、12%或者两位数增长,现在是1位数增长,这个基数极大。

我们国家靠投资拉动,过分依 赖投资拉动的时间段应该是过去了,投资拉动最经典的是2008年出现 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国家4万亿启动投资,然后拉动经济,那时候 出现了投资增长力一年16%、17%的增长,所以现 在不能过分的依赖投资拉动。

当然我 们现在也不能过分的依赖出口拉动,我们国 家的出口数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国,也是非 常大的一个基数,所以过 分依赖出口来拉动经济也不合时宜。 消费我们始终保持在8%左右,也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因为基数也很大了。

总的意 思三驾马车完全依靠高增长来拉动,这已经 不属于这个阶段了,基数小的时候可以,现在是不合适的,所 以中央提出新常态,主要就 是不靠高额的投资拉动、出口拉动、消费拉动,而是更好的、稳稳当 当的持续的发展

我们国 家发展的真正动力,过去40年靠改革开放,今后的10年、20年,继续以 改革开放为动力。 今年最 好的形势就是由于美国人想跟我们脱钩,倒逼我们更大的开放,大家一 定要看到现在中国的开放形势比1990年小平 南巡时候的开放格局有过之无不及,非常大 的开放力度在中国大地上展开

大家可以看到,十八大以来,我们新 时代的开放特征跟以前有了重要的变化,比如说 我们以前是以出口导向为主的贸易政策,现在我 们是既鼓励出口又降低关税,鼓励进口,我们最近五六年,平均每年出口增长6%左右,每年的进口增长在10%以上,所以现 在进出口贸易是双向的,形成了 一个世界范围内非常显著的, 中国市场在扩大进口,扩大进 口也同样拉动中国经济,因为进 口大国说明中国老百姓消费能力强,因为一 定是消费了再进口,所以进 口的量代表了消费的能力。

进口大 国说明你外汇储备多,硬通货多。还有一 个非常重要的是进口大国有定价权。再就是 进口大国到一定的阶段,人民币 就可以直接支付进口的货币,用不到外汇,直接付人民币。

到去年,我们国 家进口出口用人民币直接支付,而不是用美元支付,到了七万亿人民币,以前基 本上都要花美元,现在有 七万亿人民币的进出口用人民币支付,有这么一个概念,所以代 表了中国的支付能力强,进口大 国将是中国走向世界经济强国的一个标志。

我们国 家在投资方面以前是引进外资为主,每年引进1300多亿美元,这个5年引进了6500亿,这几年 我们走出去投资,5年时间投资了7000多亿,所以我 们现在引进来和走出去双向并重,也是对 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推动,也是对 中国经济更好循环的推动。

我们现 在的开放是东西南北中同步开放,以前一 般是沿海先开放,沿海开放以后,中部、西部过了3年、5年之后慢慢跟进。 现在我 们国家开放都是同步,比如说1990年我们 最新的开放叫做浦东新区、滨海新区,这个新 区的政策是比特区还特的政策,这个政策在前面的10几年、20年一直没推开。

2010年以后,十八大以后,全国一下子推了16个新区,这16个新区有6个在沿海,有5个在中部,5个在西部,东中西一起推,这两年 我们又推出了自由贸易试验区,现在一共推出了18个,东部有7个,中部和西部有11个,所以我 讲这个话的意思是东中西全部开放,一起推,因为自 贸区的政策比以前的特区、新区,开放的高度、深度又有新的内涵。

我们国 家以前是工商产业,比较彻底的开放,但是在金融、服务业、服务贸易,基本上没太大的开放。 有时候 说外资可以办银行,但是办了20年的外资银行、30年的外资银行,外资金 融机构的资产只占整个中国金融资产的1.8%。

我们的工商产业,外资开放了以后,经过几十年的开放,工商产 业里面外资的资产占整个资产的30%,通过这 个比例就看的出这个是彻底开放了,那个是相对开放。 今后中 央提出来要全方位、宽领域、多渠道的对服务业、服务贸易、金融业 比较彻底的开放。

我们国 家原来的开放是适应外国游戏规则的开放,现在我 们既顺应国际的游戏规则,同时也 参与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谈判,比如说 最近一个很重大的事,就是中 国政府和亚洲十国,加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一共15国,形成一个recept,recept就是这 一个区域的自由贸易协定、自由贸易区,这个自 由贸易区代表了人类20多亿人 口的自由贸易区。

这些都是中国5个双向的开放,这个开 放长远的讲会带动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强国。 从我们微观的,具体的各个省来说,现在各 个省都沉浸在一个新的开放发展的过程之中,大家都 在想自贸区的事、想新区的事,想建设 各种新的开放高低的事,这一波 的开放当然会拉动经济。

可以这么说,中国越来越开放,而开放 一定能带来进步、带来发展,推动中国经济更好、更有质量的发展,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就是改革,我们国 家的改革一直是以供给 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供给侧 结构性改革这个词是十八大以后党中央作为改革的一个主线、一个纲领提出来的,所以十 八大以后的每次中央全会,在想指 导思想的时候总是有这么一句话,“以供给 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深化改革、推动开放等等”。

在这里面大家要注意,供给侧 结构性是一个基础性制度的改革,是体制机制的改革,一谈改 革到位对经济就会有长远的调整,生产关系调整了,推动生产力发展,产生资 源优化配置的功能。

我们80年代邓 小平推动中国搞了一轮改革,大家都是记忆犹新,非常重大的改革,不管是 承包制还是国有企业改革,还有民营企业发展,发展出 几千万个个体户,3000多万个民营企业,还有引进外资,还有股份制,这些都是在供给端,推动生 产力的动力是企业,不管是股份制企业、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包括农 村承包制的组织,都是从 供给端的一种改革,这个改革推动了整个80年代、90年代的经济发展。

90年代在江总书记、朱镕基总理的推动下,对我们 企业经济降成本做了很多供给侧的改革,比如当时把税收从55%降到33%,后来降到25%,然后在特区、开放区 税收一下子降到15%,这个就是降税费,增加企业的效益。

降成本里面包括把3000多万的多余的冗员、工人下岗再就业,帮企业降成本。 比如说把企业办社会,剥离了,也是降成本。 比如说 我们把企业中的坏账、破产关闭,当时差不多有5000亿的企 业破产核销坏账,还有13000多亿的债转股,也是帮企业降成本。 跟我们 现在讲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是异曲同工,一码事。

我讲这个话的意思,中国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具有长 周期意义的经济发展的动力,讲这段话的意思,就是中 国改革开放为动力,现在如 火如荼的在中国大地上推进, 只要在改革开放,中国的 经济就不会丧失动力,就会不断的进步,所以我 对发展的前景持乐观态度,所以我说年内6%以上,明年6%左右是应该有信心的,这是老 傅提的一个问题,这是我的一个解释。

要说产业的话,我们在 座的企业都是内行,都是企业家,怎么发展呢? 自己的脚穿什么鞋,自己最理解,我这边要说的话,我们国 家现在有五六个方面的政策,顺应这 种政策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比如说最近18个自贸区,自贸区 聚焦的政策最核心的,它不是保税区,不是以前的开发区,搞工业搞什么,自贸区 最重要的政策就是6个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资金自由、物流自由,还有数字经济的自由,还有人 员进出就业的自由。

在这6个自由下,中国经 济的服务贸易会有非常大的发展,恰恰在服务贸易上,不管是 在座的还是整个国内,这一块 在过去的几十年做的不够好,我们的 服务贸易一共七千多亿,出口才2000亿,进口2000多亿,逆差3000多亿美元,效益很差,劳动密集型。

是我们 自己家里的服务贸易都让别人做了,比如我们有4万多亿美元进出口货,这个4万多亿 美元进出口所对应的服务贸易,4万多亿美元要结算、要保险、要国际物流仓储运输,大部分外国人在干。 我们自 己怎么让别人去做服务贸易呢,说明我 们这块不够发达。

这一块 如果有机会涉及,在自贸 区的政策推动下,这一块原来做不起来,现在就做得起来。

第二个,我们现 在的产业链制造业做的很宽,但是产 业链上的服务企业大部分是外国企业,同样在产业链、供应链 相伴随的服务企业,大量的 外国公司我们开放,我们自 己发展都是可以的,现在是 大量的外国公司做产业链供应链服务,企业注 册点都注册在香港、新加坡等境外。

如果注 册在境外的外资,我们欢 迎注册到国内来做制造业服务业,另外也 可以做这方面的服务业。 外资来 办金融机构也是服务贸易,学校、医院文 化方面也是服务贸易,数字经 济也是服务贸易,这一块可以展开。

除了顺 着服务贸易把自由贸易区的政策用好用够以外,第二块现在中国制造2025,时间点 也就是六七年的时间,这方面有九大行业,如果涉 及到这个行业应该非常扎实努力的展开,这九个 行业都是战略信息制造业,包括机 器人等等一共九个方面,时间关系不展开。

第三个, ABCD的数字化平台,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 形成的数字化平台,在5G的背景 下搞产业物联网、互联网等等,这块有 许多的业务可以做。

我们现 在如果想搞金融,你现在再去搞银行、保险、证券意思不大,大机构 早就把市场占领了,但是产业链金融、供应链金融、数字金融、科技金 融这一块方兴未艾。

如果说过去5年你们 搞了很多非银行金融机构,房产公司、工业企 业可能都搞了一些全牌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 但这些 金融机构脱实就虚,自我循环,现在资 管业务一搞可能2/3都趴下来了。

前途是 你趴在那里有几百亿、几千亿坏账,合理的 方向是这些趴下来的金融机构,照样可以重组,和实体经济的产业链、供应链结合,为产业链金融服务、供应链金融服务、数字金 融服务不会坏账,实实在在,今后的空间极大,这也是一块。

我这么 举例子都是大方向、大趋势上, 中央政策也鼓励的,更重要 的是市场决定未来,市场上 这一块空间很大,所以跟着市场走、跟着国 家的政策方向走,我相信 大家的前景都会很好。

有一句话不能忘记, 我们现 在每个企业都在各行各业内发展,一定要 认识到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未来,如果你不出现新领域,又把自 己原来熟悉的东西熊瞎子掰苞米丢一块捡一块的话,那也是得不偿失。

所以在 自己熟悉的领域与时俱进的技术改造创新发展,同样是很有前景的,谢谢。

2019年11月22日,北京,中国国 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

友情链接:    JBO棋牌-首页   大富翁水果机---首页_Welcome   欢乐麻将-首页   棋牌捕鱼送现金6元▲棋牌游戏平台Toyou※   七月棋牌网址